春季的落寞装在秋的行囊借着晚去的归云送给天边的余生

编织个无翅的白鸽让它不再飞翔忧伤里喊出干净颤栗地摇醒着月色

沾着芒种的眸光是半明半暗的企盼是树叶焚烧的惨恻呜咽着世界苍惶

版权文章,未经《短军事学》书面授权,严禁转发,违者将被追究法律义务。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