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南的印象,根植于年少轻狂。“上有天堂,下有苏杭”,就像是一种人生指引,又像是一次久别重逢,指引间尽是诗情画意,重逢时又是风花雪月。但见淅淅沥沥的小雨、潮湿幽暗的石板路、斑驳沧桑的乌篷船、精巧别致的园林以及细软甜美的吴侬软语,蕴含在山水花木月夜晨昏之中,在雨露岚雾中缠绵,滋长着禅意般的水墨丹青。

每个人心中都有个江南烟雨梦——黄昏的雨巷,光滑的青石板上,一个娉婷的江南女子打着一把油纸伞,身影渐渐的融入雨丝之中,留下的是无限的想象与思绪。苏浙两地,古镇无数,周庄、乌镇、西塘,每一个都如小家碧玉的江南女子,每一个又都有着自己独特的眼角眉梢。四月辰光,正是万物生发,草长莺飞时节,背上背包,带上相机,来西塘寻找自己的江南烟雨梦。

一直在寻找一个机会,去看一下那个有别于春日的江南。在我印象中,江南是诗画的代名词,任凭放眼定格都是绝美的风景。终于,在这个秋天,伴随着淅淅沥沥的秋雨,我轻轻漫步走进了那悠长悠长的雨巷。

曾经想象过无数次与江南重逢的场景,或是在细雨朦胧的清晨,或是在莺啼花红的阳春,却不曾想到,多年后的再次相遇,依然是这样的冬日,迎着簌簌的寒风,走入萧瑟的陌巷,拜寻理想的游园会。

西塘的美在水。问渠哪得清如许,为有源头活水来。水对于任何一个江南古镇来说都是不可或缺的。水或者绕镇而过或者穿镇而行,镇上的居民或者依水而居,或者枕水而眠。洗衣做饭,洗刷东西,水在古镇居民的日常生活中扮演着极其重要的作用。西塘也是依水而建的古镇,西塘的水最有名的莫过于胥塘河了,东西走向的河道,宽阔的河面,一边是枕水而建的民居,斑驳的灰色墙面,因雨水的关系略微有点发黑,对河而开的窗户可以很好的感受江南的水乡风情。一边就是很有名的沿河而建的烟雨长廊。河道上是江南古镇最常见的乌篷船,一个个穿着桔黄色救生衣的当地人站在船尾摇着桨,船上坐了三五游人,慢慢的沿着河道滑过,留下一片细碎的涟漪。运气好的话,还可以看到载有鸬鹚的船家在表演捕鱼,也有一番风情。

图片 1

又是雨来又是晴的周庄,其实并没有想象中的河网如织,纵横交错的水路有些刻意,反而不像丽江,有种缘水而居的随性。四通八达的水系,算是周庄的特色,几乎通向每一条街巷,甚至通到每一户人家。

西塘的美在桥。有水的地方肯定就有桥。西塘的桥造型各异,或有拱起如圆环的环秀桥,也有顶上有棚的送子来凤桥,还有如龙卧在水上的卧龙桥。虽说造型各异,但是也都古朴典雅,历史悠久。环秀桥如半个圆环置于水面之上,以条石堆砌而成,如果在桥旁边看的话,可以看到桥和桥在水中的倒影拼接成了一个完美的圆环。时而还有乌篷船从桥下穿过,正如桥上题的字:船从碧玉环中过,人步彩虹带上行。穿过环秀桥,走进烟雨长廊,到西端就是送子来凤桥。听着桥名就知道这座桥有传说了,据说当年桥建成以后就有鸟飞到了桥上,表达了当地人的美好心愿。这座桥更像是浮在水面上的小房子,翘起的屋角飞檐,桥上有木质的栏杆和座椅,走累的时候可以坐在桥边凭栏而望,抒发自己的幽思。

悠长的雨巷

图片 2

西塘的美在人。旧时王谢堂前燕,飞入寻常百姓家。白天和夜晚的时间对于西塘人来说大多是属于游客的。各种为游客所设立的商铺小店,虽说已经慢慢的成为了西塘的一部分了,但总是商业气息太浓,而往来穿梭的人群也让人难以好好静下心来欣赏一下小镇的美丽。在古镇的民宿睡了一晚,第二天一早特地起了个大早。来到环秀桥,站在桥上,淡淡的水汽在胥塘河上翻腾,有早起的人在河边台阶上洗刷东西,几对老人慢慢的沿着长廊散步,在安静的晨光中等待着小镇醒来。他们反映了西塘最日常和实在的生活,代表了西塘在旅游景点外衣下的人文气息。

撑一把伞,漫步在街巷狭窄的青石板上。轻柔的脚步和着远方的清笛,串成了一道流动的风景。于是,古镇在细雨中含蓄而又欢快地荡漾开了。两旁的古式木屋,炫出江南独特的风格。满目琳琅的商铺,既赋予了小镇新的气息,又传承古镇原本的遗风。那参差不齐的粉墙黛瓦,让风雨滴穿了千百年的时光,那朱门上锈迹斑斑的铁环,隽刻多少旧人深锁的幽怨。如今,细雨妩媚的顺着长满青苔的屋檐滴下,弹奏出小镇简约与安宁的音调。

周庄古镇,悠长的南北市河算不得清澈,幽深的碧绿,既无波涛汹涌的喧嚣,亦无小溪叮咚的幽咽,如同千百年来或平淡或变幻的生活,陪伴着一代代人的起居劳作、生老病死。

时间很快过去,又要踏上回家的旅程了。但是,时间对于古镇来说已经是一种习以为常的东西了,就如胥塘河的河水一样,在时间里慢慢的流淌,而古镇就一直保持着最初的模样,迎接着每一个来这里寻找江南烟雨梦的人。

图片 3

图片 4

好一场清秋的雨

图片 5

这样的古镇,自然少不了承载着厚重历史拱月桥,雨脚如麻的水滴洗涮了来往不断的足迹,却依旧多情的把油纸伞的故事延续。站在桥中央,视野和心情随之无限扩展。远处,一株蒹葭随风在秋水中飘渺,有人走过,停泊在两岸的乌篷船,独木船,也三三两两的摇动了橹,略显慵懒。河边的闲亭里,三两老者对弈或是品茗,不论围观者以怎样的心态在凑热闹,他们似乎并不在乎,也许在他们心中只会在乎秋雨缠绵中沉淀的那份闲情吧。

头戴斗笠身着印花布衫的船娘,是河上最亮丽的风景,她们扭动着身姿站在乌篷船头,点动着篙橹徐徐前行,有时还会清唱吴音小调,荡漾在水影之中。

图片 6

图片 7

乌篷船的故事刚刚好

因水而起的周庄,必然与桥有着不解之缘,这里大大小小的桥梁星罗棋布。而每一座桥都有着寄托美好愿望的名字,诸如贞丰桥、富安桥、太平桥、永安桥等。人来人往的石拱桥,大多已饱经流年,石阶上也被踩出了光滑洼陷的凹槽,布满了绿色的苔藓与青藤。

秋水一弯,浪漫的氤氲了江南诗韵。江南的细雨,不急不缓,如丝如烟,密密匝匝,生生把整个天幕拉向地面,把江南织成一张朦胧的网,网中流溢唐风宋词,沉淀千古美丽。莫非真的“雨是江南的眼泪,江南是雨的故乡”?不然,又怎会连江南的秋天都会是一任轻风斜雨的缠绵?

图片 8

图片 9

而古镇白墙黛瓦的深处,弯弯曲曲的石板路上,依然可见那个烟雨朦胧的江南,是戴望舒笔下的《雨巷》,撑着小碎花伞,彷徨在悠长而寂寥的巷道间。

斑斓的秋叶将归向何方

图片 10

此刻,我不禁想起了徐志摩,那最是一低头的温柔,恍如水莲花不胜凉风的娇羞,到底迷醉了多少蠢蠢欲动的心海?人来人往,花谢花开,不曾凋谢的确始终是黑白的底色中,那一派古色古香的江南韵味、石子铺成的湿漉漉的青苔小路和路旁诗意流转的青瓦屋檐。

只是江南那种悠然宁静的诗意,终究还需在少有人至的清晨,或是灯火阑珊的夜晚,才能慢下心来体会。而现实往往猝不及防,随着游人的逐渐增多,诗意也终会变成闹剧,所以后来被游船彻底堵塞了水路,也就变得顺理成章。

图片 11

古镇的人文,总能挖掘出富家商贾之流和他们幽深阴僻的古宅,周庄也不例外,这似乎是不变的开发准则。周庄的建筑,大都建于明清时代,所以这里的名人故居,大多庄重古朴,庭院幽深。

油纸伞下人至今难忘

如果可以,我愿意再去江南。跟心爱的人奔跑在盘曲的石子小路上,一任放肆的笑声穿透云层、坚韧的石子硌疼双脚,乘一只乌篷船,随着粼粼的水波在碧水长河中走一回,任凭沉沉雾霭弥漫了心灵与双眼,哪怕没有故事,只是一场温柔的小雨,一株屋顶瓦隙中的茅草,一只伏在窗台晒着太阳慵懒地打盹的小猫,都足以令人着迷。

相关文章